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专题报道 >

福建村支书抗击台风落水殉职 生前曾个人贷款修路

新闻来源:hg0088皇冠新2登陆发表日期:2017-02-13 17:16

  9月29日,周炳耀家后面的庄里溪。9月15日,周炳耀清理涵洞淤塞物时,从桥上落水。

  庄里村两委开会时的照片,图中穿迷彩服者是周炳耀。这是他为数不多的工作照之一。

  周炳耀留下的最后一张照片。9月15日,他刚刚清理完一处菇棚,被村民无意间抓拍。几分钟后,周炳耀不幸落水殉职。张华忠 摄

  周炳耀年轻时到故宫游览。

  刘长务从没有见过这么隆重的葬礼。

  9月19日,古田县殡仪馆,花圈排满了三面墙,前来悼念的村民排到了殡仪馆外。

  “其他同日出殡的死者家属问,这是多大的官,怎么来那么多人?”

  当天是福建省宁德市古田县卓洋乡庄里村村支书周炳耀的葬礼。9月15日中秋节,在抗击第14号强台风“莫兰蒂”的过程中,为避免村民受到洪水威胁,周炳耀在清理涵洞淤塞物时不幸落水,终年45岁。

  殡仪馆里摆放着他有些青肿的遗体,墙上挂着一幅他生前的证件照:面容消瘦,习惯性地露着牙齿浅笑。

  根据当地习俗,大家往往忌讳参加未满50岁者的丧礼,认为这会让自己倒霉。而这场追悼会的消息在村里很快传播开来,村民早早醒来以免挤不上车。刘长务统计过,9月19日这天,前去悼念的村民坐满了3辆公交车和13辆私家车。

  不少人特地从外地赶回来。悼词念及“为了村民因公牺牲”时,村主任刘长务清晰地听到了殡仪馆外村民的哭声。

  “全能老爸”

  9月14日清晨5点,周炳耀就起床了。

  因为前一天接到电话通知,要去乡里开防范台风的视频会议,这天他没有外出打工。第14号强台风“莫兰蒂”即将登陆福建,是1949年以来登陆闽南的最强台风。

  这几乎算是周炳耀难得的不用外出的时间。他打开便携小音箱,一边听歌一边打扫房间、照顾小孙女。

  周炳耀喜欢听80年代的老歌,老房子的墙壁上贴着林志颖、小虎队的海报,一台老式收录机里还放着一盘写有《渴望》、《好人一生平安》、《奉献》等歌曲的磁带,收录机旁是他用鞋盒子自制的音响。

  在那个年代,许多村民都能听到从周家窗口传出的音乐声。

  在村民和妻子刘冬菊眼中,周炳耀很时髦:除了喜欢听歌,他爱穿衬衣毛衣两件套,去开会时总是穿西装。

  即使到现在,他也是村子里少数会用淘宝的人。工作后,儿子周铭灿给他买了一台电脑,周炳耀学会了淘宝,在上面买了便携小音箱、手写板、行车记录仪,以及给小孙女的爬行垫。

  26年前,周炳耀和刘冬菊经人介绍相识,两个人婚后住在土墙木质结构的老房子里,有了两个孩子。因为两个孩子都“命里缺火”,儿子取名“铭灿”,女儿取名“巧烂”。

  在子女眼里,周炳耀是个“全能老爸”。

  因为妻子身体不好,他几乎承担了家里所有家务和农活,女儿手机里至今还存有父亲在厨房洗碗的视频。

  周炳耀是全村最早做香菇种植的人之一。村里流传着他种菇从来没亏本过,单位产量是他人两倍的说法。

  香菇种植是一件劳力费心的事情,一个菇棚里有12排架子,摆满菇筒,农历四五月时种进去菌种,经过4个多月培植,九月是即将要长出香菇的季节。周炳耀常常在菇棚里一待就是一夜,带着小音箱一边听歌,一边在菇筒的薄膜上划出一个个小口子,好让香菇长出来。

  周炳耀从未让家人操心过这些事情,去世后,儿子至今也不知道家里共有几个菇棚。

  除了农活,周炳耀常在村子附近打工,最常做的活就是做屋顶的彩钢瓦,一出去就是一天。

  他“手很巧”,村里人有任何水电、木工、砖瓦方面的问题,周炳耀几乎都可以帮忙解决。

  闽ANK008

  9月14日上午10点半,周炳耀开车载着村主任刘长务去乡里开有关防台的视频会议。

  刘长务对这辆车非常熟悉,这是一辆二手黑色比亚迪汽车,周炳耀在2011年花了约二万八千元购置,是村里最早出现的小轿车,也是他们外出开会的唯一交通工具,甚至是全村人的“公车”。

  去附近乡镇的路上遇到熟悉的村民,周炳耀会打开车窗问“我们去古田,有没有人去”;每次去乡里,他总会接送同村上学的孩子。

  村民们习惯称这辆车牌为闽ANK008的小轿车为“公交车”,很多人都记得车牌号。

  2014年,村民张巧明5个月大的女儿因肺炎发烧,在女儿生病的两个月里,需要用车去医院时,张巧明都是给周炳耀打电话。周最远曾将张巧明的女儿送到了福州市的医院。

  张巧明女儿发烧到42度那次,周炳耀接到电话已是凌晨三点。匆忙中,张巧明忘记带钱,周炳耀先垫付了几千块药费,等办完手续,天已亮了。

  张巧明原本打算至少给些油钱,但周炳耀坚决不要,她只好送去两斤鸡蛋。

  9月14日,由于设备调试的问题,这场关于应对今年第14号强台风“莫兰蒂”的会议一直开到了下午1点多。

  视频会议上,县领导强调这次台风比以往雨量更大,要注意危房和低洼地带,以及破旧房子的安全问题。乡里也给周炳耀和刘长务布置了应对台风的工作:巡查菇棚,转移群众,加强值班。

  回程的路上,周炳耀与刘长务商量,由于这次台风“风不大雨量大”,回到村子先巡查一下村里的三处高危地段:危房、土房子以及滑坡路段,并在危险地带附近放置写有“危险”的警示牌。

  同行的乡人大主席李扬盛记得,一贯笑呵呵的周炳耀,那天表情严肃,对危房、土房子和滑坡路段附近的居民一遍遍告知:“台风明天就要来了,要多注意观察,风大的话要转移到安全的地方。”

  晚饭前,周炳耀和村干部再次分头挨家挨户通知台风今夜要来的消息。

  张巧明遇到了周炳耀,前者想打个招呼,周炳耀没有寒暄,“自己注意,不要住土房子,不要去菇棚。”

  村支书“耀仔”

  考察过高危地段后,晚上6点左右,周炳耀回到家,家人晚饭已吃了大半。

  妻子刘冬菊记得,一向不对家人谈村务的周炳耀说:“这次台风很大。”

  刘冬菊问,“有多大?”周炳耀又重复了一遍:“很大”。

  刘冬菊心里有些担心,想到丈夫当晚还要值班,她重新煮了粥,炒了四个菜。

  周炳耀很少能像那天晚上在家吃一顿完整的饭,他通常都是在吃到一半时,被来求助的乡亲叫走。

  村民习惯喊周炳耀“耀仔”,进来第一句话常是:“耀仔,有空吗?”即便在忙,周炳耀也会先回答“有空”。

  周家早已习惯,没有人会介意他离席而去,家人默契地将他的碗筷和剩饭留在桌上等他回来。儿子周铭灿觉得长此以往对胃和身体不好,曾想过劝父亲至少吃完饭再出去,不过还是没有说。“因为说了也没用。”

  在家人眼里,村庄更像是周炳耀的家。“上面千条线,下面一根针”,他像操持着家里大部分家务一样,担负着村子里从交电费到基础建设等大小事务。

  周炳耀是村里最早种香菇的人,发现挣钱后,他几次号召村里的年轻人不要再出去打工,留在村里发展食用菌。

  “我打包票能赚,不然我贴给你。”村主任刘长务估算,80%的年轻人都留了下来。

  周炳耀带着村民去农村信用社担保贷款,开会讲解种菇技术。村民张巧明计算过,种菇年收入有一两万,而之前种田只有几千元。

  根据古田县统计,2009年周炳耀当选村支书时,庄里村村民人均年收入仅3480元,去年达到了12860元,超越卓洋乡平均水平。

  为争取村上基建的款项,周炳耀和刘长务常常开车去古田县城“跑项目”。他们早上6点出发,赶在各个部门局长8点上班前守在办公室门口。

  为了村上道路护坡的问题,他们去了交通局三次,最终要来一万元。

  古田县官方提供的资料显示,周炳耀在过去的7年间,共为村里争取项目资金80多万元,硬化村内水泥路6条,修建机耕路3条共5公里,修建河岸护坡1.5公里。


上一篇:福建村支书落水殉职 村民眼中的好人干部称他实干
下一篇:[福建村支书落水殉职]福建村支书抗击台风落水殉职 生前曾个人贷